首页孝感,雄起!——我的援鄂日记

孝感,雄起!——我的援鄂日记

时间:2020-02-21来源:中国民主同盟重庆市委员会

前言:盟员韩安强,重庆市铜梁区人民医院第二批援鄂队副队长,2月11日随队赴孝感市开展救援。在繁重危险的救援工作中,韩安强写下了自己的日记,以下是他的日记摘选…… 

湖北孝感,因董永的孝感动天而闻名于世,也有董永与七仙女的故事而传扬天下。然而在严峻的疫情下,孝感却失去了芳华容颜。

作为民盟人,坚定党的步伐,响应党的号召,我第一时间申请加入“铜医人”援鄂队。2月11日,我们“铜医人”队跟随重庆抗击疫情救援队来到湖北省孝感市。远远望去,孝感的街景是繁华的,然而却又极其安静,甚至静得苍白而荒凉。在乌云笼罩的天空下,孝感街道没有来往的人流马龙,更没有颜开的欢声笑语,有的是你我彼此擦肩,却又用口罩遮住的半张脸,有的是被按下“禁止行驶”停在街道两旁冰冷的车辆,也许是因为羞涩紧张而把自己伪装起来吧。夜幕降临,没有鲜亮多彩的霓虹,有的是不时刮来冰冷刺骨的寒风敲打着窗边,让人觉得阵阵不安与惶恐。

次日,我们开始救援上岗前培训,解读了新冠肺炎的指南共识及防护,也聆听了重庆第一批救援队的防控经验,给我们讲课的是重医呼吸科的刘煜亮教授,他是重庆呼吸界的青年才俊。在他的经验之谈中重点说到,目前新冠肺炎没有特效的抗病毒药物,很多药物也处在研究探索中,不过也希望通过大家的积极努力,能为病人带来最大善果,也是我们作为医者的初心。是呀,“除人类之病痛,助健康之完美”的医者,在这严峻的新冠病毒疫情面前是也是有无能为力的时候。想起特鲁多的墓志铭,“有时去治愈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安慰”,正如刘教授所言,希望我们的努力能让患者重生,更能够使他们的亲属得到宽慰。

培训结束了,我们再次背起行囊,穿上蓝色“军装”,正式走进需要支援的医院。我们“铜医人”队被指派在孝感市中心医院,医生安排在危重症组,护士安排在重症组。在危重症组里,我们面对的都是非常严重的病患,随时都可能面临死亡。凌晨00时00分,在做完交接班后,我开始在孝感中心医院EICU第一次值班,这算是真正意义的开始支援吧。在EICU病房,有八位病情危重的患者,他们都是气管插管用呼吸机维持呼吸需要重症监护的病人,还有一位还上了ECMO(体外膜肺氧合)。在这里的每一秒钟,时刻都需要绷紧神经。这个病人的呼吸机报警,那个病人的生命体征不好,这个患者的氧合降了,那个患者需要抢救……这些都是危及生命的,需要及时处理,时刻也不能耽误,因为你是在与死神抢时间!

在我接管的病人中,有一位似乎感觉特别熟悉,因为他与我差不多同龄,都是三十几岁,是家里的顶梁柱,在这次疫情中不幸被感染了。他已经在这里住院一周多了。因为病情非常危重,身体变得很虚弱,也没有意识反应,他行了气管插管及呼吸机辅助呼吸,全身也都插满了管子,能够反映他还活着或许只有床旁的监护仪了。在凌晨3点左右,他的爱人打了电话过来,问了些关于他的病情,电话那头声音低沉,略带鼻音,还可听到阵阵的抽泣,却又在语调中带着坚强,不知道这是他爱人第几个孤枕哭泣的无眠夜。为了能安抚她,电话这头的我,鼓足勇气大声的对她说了句:“放心,他会好起来的!你要好好保重!”其实我深深知道,她哪有不明白自己丈夫病情的呢?是呀,作为“除人类之病痛,助健康之完美”的医者,在这严峻的新冠病毒疫情面前也是有无能为力的时候。想起特鲁多的墓志铭,“有时去治愈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安慰”,希望我们的努力,能让他们早日转危为安,让躺在病床上的他们更有尊严地活下去,更让他们的亲人安心。放下电话,我在旁停留了一会,倒吸了一口气,真希望时间过得快些,因为只有时间才会淡忘所有的悲伤。“天若有情天亦老,月如无恨月常圆”,也许正是新冠病毒的绝情,才能够体味人世间的无价真情,才会有你我在病房里的相逢吧!但愿我的兄弟,你能早日苏醒,因为我们来了,还没有拥抱握手呢!

“屋漏偏逢连夜雨”,孝感下雪了,雪景的确很美,不过没有人愿意停留欣赏,因为你会让新冠病毒潜伏更久。雪落过后,到处都是白皑皑的一片,大马路上没有车辆行驶过得痕迹,就连两旁的行道上的踏足也很少,你带给我们的是更多悲苦,而不是可以“打雪仗”“堆雪人”的欢乐,你让孝感更寒冷了。令人欣慰的是,这几天孝感气温好转,每天都是阳光明媚,照在身上明亮温暖。望着窗外的暖阳,我想孝感的乌云即将过去,祥和的欣欣向荣来临了……

“青山一道同云雨,明月何曾是两乡”,虽然我们来自不同地方,但我们身上流淌的是华夏血,是“同呼吸、共命运”的中国人。孝感,加油!孝感,雄起!!

2020年2月20日